知音網首頁 > 情感 > 情感故事 > “毒”女兒的自我救贖:親情的羈絆讓我絕處逢生

“毒”女兒的自我救贖:親情的羈絆讓我絕處逢生

www.uldmxg.live 2019-06-26 14:45:30 知音網原創 我要評論

字號:T|T

此次幫教活動中,有一位特殊的來賓,她的名字叫孫芹(化名),她出生在高知家庭,她的父親孫建群(化名)是上海交通大學的大學生,如今是一名退休的老工程師,母親張萍是一名高中語文老師。

  2019年6月19日,湖北省女子強制戒毒所為迎接“6.26”國際禁毒日的到來展開了一系列教育主題活動。在禁毒戒毒宣傳教育場所開放日暨聯合幫教活動中,湖北省禁毒委、禁毒總隊,湖北省戒毒管理局、湖北省婦聯、武漢慈善總會三迪國際幫扶基金、湖北木蘭花社會工作服務中心等單位和機構的負責人和代表,參加了此次活動。

  此次幫教活動中,有一位特殊的來賓,她的名字叫孫芹(化名),她出生在高知家庭,她的父親孫建群(化名)是上海交通大學的大學生,如今是一名退休的老工程師,母親張萍是一名高中語文老師。在這種家庭環境下成長起來的小孩,本應是樂觀開朗、天真無邪的。可孫芹卻因為受不住外界的誘惑,走上了一條不同于其他正常女孩的吸毒之路,就此人生改寫,艱難前行。

  是什么讓戒毒所的周瓊所長感動落淚?是什么讓省禁毒總隊副總隊長劉伯高頻頻點頭欣然鼓掌?又是什么讓在場所有的學員投以敬佩的目光?

  下面,就是孫芹在幫教活動上以自己的親身經歷所講述的故事,感染了在場每一位參會者......

“毒”女兒的自我救贖:親情的羈絆讓我絕處逢生
(禁毒戒毒宣傳教育場所開放日暨聯合幫教活動)

  模范家庭出了個“毒女兒”,父母痛心疾首女兒失去自由

  49年前,我出生在湖北省仙桃市一個普通家庭。我是家里唯一的孩子,父母將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。我父親孫建群是上海交通大學的老牌大學生,在他們那個年代,能考上大學是特別不容易的一件事,而且還是考上了名牌大學更是屬于龍中人鳳。母親張萍和父親是同學,兩人青梅竹馬,感情特別好。我們家就是別人口中的模范家庭,可就是因為我的叛逆,讓我父母常年在街坊鄰居議論的眼光中抬不起頭。

  1991年的一個夏天,我那年28歲,因為一個電話讓我的人生徹底改寫。那天我記得特別清楚,我一個很久沒有見的朋友突然從外地回來找我出來玩。因為我太久沒有見到他,欣然赴約,可我從沒想過這一去我就再也回不了頭。

  他約的地方是一家老式KTV,剛進去時我就聞到了一股刺鼻又刺激的氣味。當時我并不懂,后來才知道那是毒品的味道。朋友當時已經吸得飄飄欲仙,找不著北。而我看著這樣的他,在眾人的勸說和誘惑下,吸了第一口。從那天起,鄰家女孩孫芹不見了,活著的是一副行尸走肉的身體和被毒品打敗的失敗者。

  我瞞著父母,瞞著親友,瞞著所有人。為了買毒品,我花光了自己的所有錢,之后不斷的以各種借口找父母和親戚朋友借錢。由于我頻繁的借錢和吸毒,父母還是發現了我隱藏起來的“秘密”。我至今都還記得,父親知道我吸毒后看我的眼神。這種眼神除了失望,還有對未來所有一切的絕望,甚至還存著對我的恐懼和嫌棄。

  我父親是個自命清高的人,他從沒想過自己的女兒會走上這樣一條路,更沒法接受自己的家庭出現這樣的污點。所以一開始,我父母對我是放棄的。年輕的我更是讓自己在墮落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。1994年到2000年因為我的過失,我在女子監獄服刑,從此失去了自由。服刑期結束,我又在朋友的誘惑下復吸了毒品,2005年我被父母強制送到了湖北省女子強制戒毒所,在那里不僅成功戒除了毒癮,還完成了自我人格的重塑,這一切都要歸功于女子戒毒所里的各位教官。

字號:T|T
提示:鍵盤翻頁 ←左 右→ ,點擊圖片可以翻頁
關注我們:

新聞熱搜詞

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

編輯推薦

網友評論

收起評論

熱點聚焦

熱點視頻

圖文欣賞

1/5

精彩推薦

回頂部

快速赛车手